第九书包网 | 返回本书目录 | 加入书签 | 我的书架 | 我的书签 | TXT全本下载

大米虫嫁腹黑总裁-第1部分

  
  作品:大米虫嫁腹黑总裁
  作者:简璎
  男主角:霍兰
  女主角:夏幼露
  内容简介:
  时机歹歹,大学毕业两年,她夏幼露也失业了两年,
  直到遇见初恋劈腿男友的哥哥,她的人生整个大转变,
  霍家大哥人真的好好,而且简直是她的幸运星,
  与他重逢后她不仅脱离米虫人生,身上还不断有好事在降临──
  如愿当上向往的服装设计师,工作福利更好到有专属司机,
  虽然坐著坐著,一阵子后,司机就莫名其妙变成了霍大哥,
  他总因要避塞车而绕路,结果绕路的时间还比塞车更久,
  接著,她看时装秀拿错别人邀请函,竟然就坐到第一排贵宾席;
  员工旅行第一次出国,就因经济舱客满被排到头等舱;
  首次参加设计甄选就获得优胜,成为公司的主力商品设计师……
  哇!她最近真的超、级、好、运──只有一件事让她小苦恼,
  那就是,每当霍大哥盯著她时,她的生理反应越来越奇怪了,
  莫名就会心跳加速、脸红发烫,晕陶陶的只差没起鸡皮疙瘩,
  他不可能是在对她放电啊!定是她用掉太多好运,生病了啦……
  正文
  第1章(1)
  “夏幼露,太阳都晒屁股了还睡?快点起来,郁茜有份数据没带到,十点开会要用,很紧急,你替她送去!”
  李春枝大剌剌的拉开房间窗帘,上午九点,已经很刺眼的阳光无情的照耀着室内,让一切都无所遁形。
  幼露反射性的拉起被子盖在头上,但又迅速被李春枝给扯开。
  “还盖还盖?不是跟你说了很紧急吗?你马上给我起来,快点帮郁茜把文件送去,绝对不可以耽误到她的工作,听到没有?如果你不给我回答,我就会一直站在这里,等一下连窗户也给你打开哦。”
  唉~这真的是她的亲生母亲吗?
  “听到了……”幼露有气无力的答。
  她六点才睡,到现在只睡了三个小时,她老妈会不会太残忍了?只要是郁茜的事,就算是要她捐肝,她老妈都会二话不说叫她躺上手术台。
  “限你十分钟之内走出来。”
  撂完最后一句话,李春枝满意的走了。
  “唉……”幼露抱着棉被,垂头丧气的坐了起来。
  她不想去,但米虫还有什么资格说不想呢?
  她大学毕业两年了,也失业了两年,深刻的体会到“毕业即失业”这句话是多么的实在。在这当中,她也曾长达一年认真的找工作,但总是别人被录取。
  想学那些没才华的同学们走后门,只可惜他们夏家人丁单薄,只是一户再普通不过的人家,完全没认识什么皇亲国戚。
  后来,她便对自己越来越没信心,对于面试这件事开始产生排斥,对于没被录取的恐惧日益增大,对于赖在家中逐渐觉得美好又安全。
  于是,她的米虫生涯正式在一年前展开。
  严格说来,她当米虫已经两年了,但因为第一年的她还充满了理想和抱负,还没有当米虫的想法,所以第一年不算,第二年才开始算。
  经过了三百六十五天的淬炼,她现在已经是只专业级的米虫了。
  因此,对于当米虫,她有几个心得——
  第一,脸皮要够厚,才能在家里混吃混喝混时间而不感到惭愧。
  第二,耳朵要够聋,才听不见家人的冷嘲热讽。
  第三,任劳任怨,任由家人差遣蹂躏,这样家人才会觉得家里有只米虫其实也挺方便的。
  第四,自我感觉要良好,这样才能当一只快乐的米虫,而不是沮丧的米虫……
  “夏——幼——露——”
  “来了!”
  她连忙跳下床去刷牙洗脸,换上T恤、牛仔裤、球鞋,再穿上一件白色的连帽运动外套,斜背着包包走出房门。
  见女儿到了客厅,李春枝把一份文件交给她。“年轻人怎么一大早就死气沉沉的?动作快一点!”
  幼露叹息的望着餐桌上的吐司和牛奶。看样子是连早餐也不给她吃就要叫她出门了。
  好吧,米虫没资格要求吃饱了再出公差,吐司又不会长脚跑掉,回来再吃也可以。
  接着,李春枝另外把一个保冰壶交给她。“喏,这个也带着,是冰冰凉凉的仙草茶,我自己煮的,没加糖。”
  她一阵感动。“妈……”
  “郁茜现在火气一定很大,你把这个给她,让她喝一点消消气。”
  “妈——”连声音都气虚沉了,幼露内心的感动瞬间被浇熄。
  好,知道了,既然身为一只称职的米虫就该抛掉亲生女儿的身分,她不是李春枝的女儿,她不是李春枝的女儿……念一百遍。
  “路上没红灯的地方你就飙快点,一定要在十点以前赶到,郁茜说她今天很忙没空下楼拿,你替她送上去,跟柜台说要找林郁茜就可以了。”李春枝再三交代。
  米虫的性命不值钱啊!竟然叫她飚车
  戴上安全帽,幼露沉默的跨上老妈的五十CC摩托车。“我走喽!”
  她是彻头彻尾身无分文的人,当然也没有属于自己的代步工具了……喔,有啦,唯一有的就她两条腿。
  老爸在她国一时过世了,老妈没有一技之长,就靠老爸留下的劳保金和公司发的抚恤金锱铢必较的过生活,如此养大了他们姐弟。
  咦?这样说来,夏家最资深的米虫应该是她老妈李春枝才对啊!她恍然大悟的想着。
  难怪李春枝女士能长期抛弃身为长辈的尊严去巴结儿子的女友,真不愧是资深米虫啊,脸皮练得够厚。
  她的双胞胎弟弟幼军在美国留学,学费由老妈支付,生活费则全靠他的女友郁茜汇过去。因此,李春枝女士把儿子女友当自己婆婆在伺候,而她,她这个未来大姑当然更低一级,弟弟女友想怎么差遣都行,她老妈绝不会说一个不字。
  虽然已经过了尖峰上班时间,路上人车依旧多得要命,上班族都坐在办公室里,换买菜族出笼。
  她实在不敢恭维那些欧巴桑跟欧吉桑,马路都是他们的,他们想怎么过就怎么过,不会管红绿灯的啦。
  叭叭叭——
  前面是绿灯耶,有个欧吉桑竟然直接从她的面前切过去,她拚命按喇叭警告对方,对方也是充耳不闻,幸好她险象环生的闪过了。
  幼露的心脏还在因为刚刚差点撞上她的欧吉桑狂跳,红灯右转,行人明明不能穿越的,一位矮小的老太太却出现在不该出现的马路中央——
  一切发生得太快了,她闪过了老太太,却连人带车向路边的电线杆冲过去,她紧急煞车,试图转变方向,结果就摔车了。
  “好痛……”
  那位老太太没事吧?有没有受到惊吓?那种年纪受到惊吓很可能会中风耶……
  她躺在地上,半睁眼眸看过去,正好看到人已走到对面人行道上的老太太瞪大了眼睛,很惊悚的看了她一眼,之后就紧紧抱着原本提在手上的包包,两条腿像装了轮胎似的,动作迅速又敏捷的走掉了。
  果然,姜是老的辣。老太太没事,有事的是她。都自身难保了,还替人家担心什么啊?她这北七……
  路边停了部豪华的银色进口轿车,车子里,仅有纸张翻动的声音。
  后座的男人脸上带着一丝疲倦,翻看文件的养神空档,他把路上的经过看得清清楚楚。
  这种不懂争取自己权益、被卖了还在替对方数钞票的人,在社会上很难生存。
  “总裁,礼物买好了,您要过目吗?”秘书王峻仁提著名贵珠宝店的购物袋,挺直了身躯站在后车门边询问。
  “不必了。”霍兰眼眸一瞬。“上车吧。”
  九点五十五分,幼露一身狼狈的赶到了“慕兰集团”台北总公司的商业大楼,气喘吁吁地冲进快关上的电梯里。
  一出电梯,她就被震慑住了。
  眼前宛若艺廊般精致的公司门面深深吸引她的目光,半弧型的白色接待柜台上仅有一只大型玻璃花器,花器里插着一束海芋,后方优雅的白色立体字样刻着“慕兰集团”四个字。
  老天!这么美的地方,郁茜就是在这里上班啊?真是幸福。
  她常替郁茜跑腿,但今天却是第一次上来,以前都是她到了楼下,在一楼等,再打电话给郁茜,郁茜自己会下楼。
  如果她也能在这里上班,那该有多好……
  她也是读服装设计的,服装设计师是她梦寐以求的工作,郁茜能在实力数一数二的慕兰集团工作,她真的是打从心里羡慕郁茜的人脉那么丰富,有个在慕兰集团当会计的堂姐,可以走后门进去。
  “你知道现在几点了吗?快十点了,你是存心害我开不成会是不是?”
  接到柜台通知后,林郁茜踩着高跟鞋走出来,她没好气的拿走文件,连谢都没谢一声。
  幼露满心的无奈,要这位林郁茜大小姐关心她脸上、手上那明显的伤势是不可能的,她是迟了十几分钟没错,所以只有道歉的份。
  “对不起啦,因为出了车祸……”
  摔车后,车子就发不动了,她是跑过来的,虽然公司距离她摔车的地方已经不远了,她还是足足在大太阳下跑了二十分钟。
  “不要跟我讲理由。”忽然发现文件袋脏了,林郁茜蹙起了眉心。“这是怎么一回事?这块怎么脏脏的?”
  幼露很职业米虫的陪小心。“你好像有点忘了呴?不是跟你说我出了车祸吗?可能是我手脏碰到了……”
  “你做事可不可以细心一点啊?”林郁茜嫌弃的说:“难怪你找不到工作了,像你这样,哪间公司敢用你?”
  第1章(2)
  幼露努力的忍住火气。
  吼,不给她的伤口擦药就算了,还洒盐。真没有人性,跟她弟弟是天生一对。
  “别气了。来,这是仙草茶,我妈早上才煮的,你怕胖,她没加糖,你喝一点降降火。”她好言好语的说,把保冰壶递过去。
  “谁要喝什么仙草茶啊?”林郁茜没伸手去接,又蹙起眉心。“在这种地方喝仙草茶,你不觉得很不搭吗?被同事看见了会笑我耸,你要负责吗?”
  幼露一阵傻眼。“我……”我负责什么啊?不过是喝个仙草茶。“我自己喝好了,反正我正好很渴,跑得很累。”她旋开盖子,很没用的没把内心里的呐喊讲出来。
  这是米虫的通病,因为没有讲话的地位,久而久之就选择忽略自己的感受,只求大家让她继续当米虫就好。
  “要喝也不要在这里喝,回家去喝。”林郁茜没好气的说。“这里是我上班的地方,你存心让我丢脸是不是?”
  “哦,抱歉,我回家喝。”闻言,幼露马上转紧盖子,不敢造次。
  她常觉得自己不是幼军的姐姐而是妹妹,所以郁茜常会像骂小孩子似的骂她,从来不顾及她的自尊。
  没错,她知道,深深的知道,她是对家里毫无贡献的米虫,理该让会赚钱的人践踏。
  只是,米虫也是有自尊心的,郁茜难道就不能看在她是幼军姐姐的份上,对她稍微客气一点点吗?
  其实她也不用郁茜对她多客气啊,只要不那么的不客气就好了……
  “你去忙吧,我走了,不用送了。”
  米虫当久了,她可是很会替自己找台阶下的,明明郁茜就没有送她的意思,她也可以自己ㄠ。
  她转身走出去,径自察看自己手肘的伤势,一个西装笔挺、丰采俊秀的男人与她擦肩而过,瞬间传来一阵淡淡的男性香水味。
  这香水还真好闻,不知道是什么香水?幼军也会用香水,但味道就有点恶心,她怀疑那家伙都用郁茜的香水……
  “夏幼露——”
  竟然有人在叫她?还是个男人
  她本能停住了脚步,百般不情愿的回过身去。
  谁啊?声音不熟。
  不管是谁,米虫最怕遇到认识的人了,因为十之八九,对方的聊天内容总有令她尴尬又回答不出来的。
  希望,不要是亲戚或他们那些与她年龄相仿的孩子就好……
  霍兰的心在前方的年轻女人回头后,紧紧的一缩,感到一阵神思恍惚。
  原来为了闪躲老太太而摔车的人是她?她确实就是会做那种事的人,永远把吃苦当吃补,吃亏当做占便宜。
  “你是……霍大哥……吗?”幼露看着对方神似记忆中的英俊面孔。真的是霍兰吗?她很不确定。
  阳光从玻璃帷幕外折射进来,他黑色发梢闪耀着微微亮光。
  她用力的眨了下眼睛,试图再看仔细一点才下结论。
  形貌依稀,但成熟了许多,她记忆里的霍大哥是个冷傲少年,永远的第一名,永恒的不会把脖子稍微弯一点看人,总是视线一低,睥睨一切、高高在上的样子。
  他是霍棠的大哥。
  霍棠是谁呢?呃,就是她不懂事时交的男朋友,少女的初恋。
  交往一年,她对他百依百顺,自认为没有对不起他,最后他却劈腿把她给狠狠的甩了。
  她并没有不再相信爱情,但从此就是交不到男朋友。更可怕的是,也找不到工作了,成了一只没用的米虫。
  “对,我是霍兰。”霍兰迈步走过去,停在她面前。
  她还是像以前一样的动人,清纯灵秀,就跟她的名字一样,一滴幼小的露水。她常让他想到滚动在荷叶上的清晨露珠。
  “真的是你啊?霍大哥。”幼露错愕无比的看着他,一时反应不过来。
  要命,以为摔车就很惊吓了,但现在才是今天最大的惊吓吧?
  想不到会在郁茜的公司遇到前男友的哥哥,她这么邋遢,他回去会不会跟霍棠说她现在变得很落魄啊?
  噢,好想死,她不应该出门的……
  “久违了。”霍兰的视线瞬也不瞬的停在她身上。“幼露,你好吗?”
  她是弟弟霍棠的女朋友,他却无法抑制的喜欢上了她。
  直到她跟霍棠分手,离开了他的视线范围内,这份恍若初恋般的情愫依然深埋在他心底。许多年来,他未曾对别人动心过。
  “我?很好啊。不过霍大哥,你在看什么?”幼露奇怪的问,她动手抹了抹脸颊。“我脸上很脏对不对?”
  “没那回事。”陡然发觉自己失态的看了她许久,霍兰若无其事的微微一笑。“你是来找人的吗?”
  “对。”她今天为什么不穿那条格子裙出来啊她……
  “找什么人?”他亲切的问。事实上,他认为她找什么都不重要,重要的是,经由她要找的人,他们重逢了。
  “后面。”她指指他身后。“她是这里的设计师,我弟的女朋友,我替她送文件来。”
  “你弟弟的女朋友是吗?”霍兰俊眸回身一瞥。
  林郁茜被终极上司这样一看,心脏顿时像要跳出胸口。
  进入慕兰集团两年了,总裁从没正眼看过她,今天却……哦~天啊,她快不能呼吸了!
  “你说,她是这里的设计师?”他的视线回到幼露身上,慢悠悠地问。
  他无法忍受,她竟然还是跟从前一样在为他人跑腿,而且被矮化得那么理所当然。
  她果然不适合在这个社会里生存,该由他来保护……
  “还不是正式的啦。”幼露解释道:“她现在是助理设计师,但已经很了不起了,毕竟慕兰服饰不是每个人都进得去的——”她就进不去。
  霍兰看了眼腕表,打断她说:“幼露,我现在刚好有时间,这么久不见了,我们好好聊一聊吧。”
  他对他人的丰功伟业不感兴趣,他唯一感兴趣的是她,她还是像以前一样对感情迟钝,浑然不觉他已经在撒网。
  “你说……聊一聊?”幼露愣了愣。奇怪,以前他有喊过她的名字吗?怎么听他喊起来这么顺口,好像他常这样喊她似的。
  “总裁……”秘书王峻仁欲言又止。总裁大人哪有时间?十点有设计师会议,十二点有餐会,他不理解,总裁看了表之后应该知道没有时间了,为什么反而说有时间?
  “没听懂吗?”霍兰抬眸淡淡的说:“我有时间。”
  总裁大人那锐利的眼神……王峻仁闭嘴了。
  “幼露,我们进去吧。到我办公室慢慢告诉我,这些年你都在做什么……”
  他手臂轻轻环着她纤细的腰,泰然自若的带着她走进他的王国。
  两人身后,林郁茜看傻了眼。
  第2章(1)
  幼露兴奋的打量着品味绝佳的总裁办公室,白色沙发椅配上黑色的皮质矮桌,呈现低调利落的男性风格。偌大的落地窗外是栉比鳞次的摩天大楼,繁华金融商圈的全貌尽显其中。
  “所以说,你已经接管了伯父的公司,成了慕兰集团的总裁?”
  以前她只知道霍家经营服饰公司,根本不知道原来赫赫有名的慕兰集团就是霍家的,她还真是有眼不识泰山啊!
  咦?这样说来,她也有后门可以走喽?她认识慕兰集团的总裁耶,如果拜托霍大哥给她一份工作的话……
  不行不行,这样太厚脸皮了,才刚重逢就叫人家替她安排工作也太无耻了点,至少要过个几天再开口……
  “幼露,你过来坐下,你的手肘擦伤了,擦点药会比较好。”霍兰在沙发上落坐,打开他刚叫秘书拿进来的医药箱。
  幼露眨眨眼。“呃……会不会……太麻烦你了?”
  奇怪,以前霍大哥对她有这么好吗?
  依稀记得只要她去霍家玩,霍大哥一定会现身。他们若在霍棠房间做功课——当然是她在替霍棠做功课,他常会进去借文具或借书。
  如果他们在客厅吃东西,他也一定会下楼走动一番,有时是找东西,有时喝杯水,有时是从她和霍棠面前走过,她也不知道他在干么。
  印象中,他不是那么好亲近的人,他对霍棠也不像别人兄弟那么亲昵,所以她看到他也总只是笑一笑当招呼,两个人很少交谈。
  但她只要人在霍家,一定会看到他。
  “不麻烦,我只是不喜欢看到伤口。”他缓缓地说。如果知道摔车的人是她,他绝不会袖手旁观。
  他细心的替她的伤口上药,再仔细的贴上OK绷。
  “谢谢你,霍大哥。”话说完,她的肚子蓦地不争气的咕噜一声。
  天啊,真丢脸!她在心里哀嚎。
  霍兰丝毫不以为意,他俊眉舒展,状似不经意的问:“吃过早餐了吗?”
  幼露不好意思的压压自己肚皮。“还没,因为赶着过来。”
  他深思的盯着光洁的桌面。
  以前她也常一大早被霍棠叫到家里,饿着肚子来替他做东做西,如果是他,绝不会让她饿着肚子做事。
  他打了内线电话叫秘书送两份早餐进来。
  幼露听到傻眼了,连忙阻止,“不用麻烦了,我回去吃就好……”
  进来参观擦药就算了,还吃早餐?脸皮会不会太厚了?
  霍兰不给她推辞的余地。“就当陪我吃吧。我也还没吃早餐。”
  秘书动作很快,早餐一下子就送进来了,光看托盘上那烤得焦焦的、还涂着奶油的吐司,幼露就已经猛流口水。
  “这里不会有人进来,别拘束。”霍兰亲自把刀叉递给她,脸上带着亲切的笑容。
  幼露被动的接过刀叉,很没原则的开始吃了。
  闲聊了几句关于早餐合不合胃口的话题,他冷不防问道:“对了,你现在在哪里工作?”
  “咳咳咳——”她呛到了,米虫最害怕的问题来了。“嗯……我目前在家里照顾我妈。”老妈,对不起!
  霍兰眼眸一瞬。
  原来她没工作。
  他缓缓啜饮冰红茶,心中开始计划……
  “幼露,不知道你肯不肯帮我一个忙?”见她吃得差不多了,他忽然表情凝重地说。
  她一连眨了好几下眼睛,觉得不可思议。“我?我吗?”
  像他这样的大人物,有她可以帮忙的地方?是不是要叫她待会儿走的时候,顺便把托盘端出去?
  一定是啦。
  “对,你。”霍兰一瞬也不瞬的看着她。“你愿意到慕兰来上班吗?”
  幼露张口结舌的傻望着他,她怀疑自己一定听错了。“什么?”
  他进一步说道:“设计部门缺少一位设计师已经很久了,一直找不到人选,我认为你很适合这个职位。”
  “霍大哥,你是说真的吗?”是不是在作梦啊?她迷惑的看着他。“可是我一点经验都没有耶。”她紊乱的脑袋只能挤出这句话。
  霍兰噙着春风般的微笑。“我们就是要找个毫无经验的人,没有发表过任何作品,像张白纸,最是难得。”
  “霍大哥!我可以保证我没有发表过半张作品!”她激动得连拳头都握紧了,好像没作品很光荣一样。
  以前面试过的公司,都是嫌她没有实务经验,而他竟然说没有经验最好?这不是她认知的职场规则啊,好不习惯,也好不真实。但尽管如此,她也知道机会来了就得把握。
  “明天开始上班吧。”霍兰徐徐微笑,黑眸里盛着幽柔的光芒。
  这是真的吗?她竟然就这样误打误撞的找到工作了
  从霍兰办公室离开之后,幼露兴奋的把死党宝宁和星倩找出来,当然同为米虫一族的她们还在睡梦中,但她找到工作是非同小可的大事,她们当然会出来。
  由于三个人都是口袋空空的米虫,因此她们还是约在老地方——宝宁住家大楼的一楼,她表姐郭家蓉开的拉亚早餐店里。
  “你们慢慢聊。”郭家蓉送来三杯饮料和三份潜艇堡就去忙了。
  两手围在唇边,幼露感恩的喊,“家蓉姐,等我领到薪水,一定请你吃饭!”
  她回以一记笑容。“知道了,我等着给你请。”
  幼露也笑了,眼神充满感动。
  她不是忘恩负义之徒,这两年来,她们三只长期失业的米虫,每有聚会都在这里,喝的是家蓉姐请的饮料,吃的是家蓉姐请的早餐。虽然家蓉姐总是说小意思没什么,但她可是点滴感激在心头。
  这年头,连她自己的亲生母亲都因为她赖在家里当米虫而把她当丫鬟使唤了,像家蓉姐这样对她们不离不弃的好人要去哪里找?她当然要知恩图报。
  “慕兰服饰很有名耶,你确定对方真的录取你了,不是你一厢情愿?”星倩再三确认道。
  不是她要怀疑幼露的智商,实在是幼露曾经把人家的客套话当真,闹了个大笑话。
  那一次,幼露拿着自己的设计图去面试,对方说她的创意很特别,告诉她如何修改会更好,期待未来有合作的机会。
  结果她这傻瓜就花了一晚上修改,隔天又去那间公司报到,弄得面试她的那位设计师很尴尬。
  “你们相信我,他真的叫我明天就去上班。”幼露急切的说,生怕好友认为她又搞不清楚状况在摆乌龙。
  “想不到霍棠那个花花公子对你的人生还有一点帮助。”宝宁抬高了下巴,不以为然的说:“说实在的,我一点都不喜欢霍棠,油腔滑调的,真不懂你当初喜欢他哪一点,竟然跟他在一起。”
  “我现在也不懂。”幼露自己也想拍桌,说得有气无力。
  那时她才十七岁,霍棠家世好、长相俊美,只有功课因为常逃课而差了一点,他主动说要交往,就像从天而降的白马王子来找她一样,她看着微笑的他,呆呆的点了点头,压根没有拒绝的想法。
  而他为什么会想跟她这个平凡不起眼的女生交往呢?学校里美女、才女、富家女那么多,为什么是她?
  他说,是因为有一次她走过操场,被他丢出去的篮球砸到头,她竟然只是揉了揉头就继续走,连回头找找是谁砸到她的都没有,他觉得很有趣,就被她吸引了。
  当时她才恍然大悟,想不到她的迟钝也有吸引人之处啊……
  总之,她就那样跟贵公子霍棠在一起,受到人人称羡的当了他一年女朋友——或者说,当了他一年的书僮,之后就被他劈腿甩了。
  被甩了,难过当然是有,之后在校园里看到他跟别的女生走在一起,她的心还会微微的抽紧。
  毕竟她的初吻献给了他,他吻她时,是那么的天经地义、驾轻就熟,而她却紧张到手脚冰冷,晕眩到不行。
  他是那么的帅气,被他看上、跟他在一起之后,突然就喜欢上他也是理所当然的,她无时无刻都感觉轻飘飘,很陶醉在自己是霍棠女朋友的身分。
  “那些都不重要了啦。”星倩噗哧一笑。“虽然霍棠很花心,可是现在他哥哥要给你一份工作,还是设计师耶,你真的赚到了。”
  “你们捏我。”幼露两手指着自己脸颊。“我真的有工作了?不是失业太久在作梦吧?”
  “痛不痛?”两人当下一个捏右边,一个捏左边,力气都大得很。
  “好痛!”痛归痛,她心情却好得不得了,扬起了唇瓣。“我真的有工作了,我真的有工作了~”
  宝宁有一口没一口的咬着潜艇堡。“唉,好羡慕你哦。你都找到工作了,我什么时候才可以找到工作啊?”
  “宝宁……”幼露忽然感到很自责。
  她好像兴奋过头了,一心想跟她们分享找到工作的喜悦,忘了她们也是没有工作的人。
  “逼哀……早知道就不要读什么幼儿教育了。”宝宁咳声叹气道。“现在生病的人比出生的人多好几十倍,我应该读护理学系才对。”
  她从小一心想当幼儿园老师,哪知道现在出生率低、学子少,幼儿园一间间的关门,老师的需求是供过于求,她也失业两年了。
  “我也很惨啊。”星倩搅拌着奶茶,无精打采的说:“学什么财务金融,现在理财专员满天飞。我之前那个主管还要求我们都穿低胸装,能爆|乳|更好,有够低级的。”
  幼露理解的看着她们,很希望好友也能找到工作。
  她们结识在无忧无虑的十六岁,就读临翠高中时,因为同姓夏又很投缘而结拜为好姐妹。
  她生日在六月,恋家的巨蟹座,三人里排行老大。
  宝宁是七月的狮子座,有母狮性格,少根筋却爱打抱不平。
  星倩则是九月底的俊男美女星座——天秤座,做事较冷静,有条有理。
  第2章(2)
  真要命!为什么她们临翠三美会命运一致的变成了三只米虫呢?
  犹记得刚毕业时,她们都充满了理想和抱负,迫不及待一展拳脚,想在各自所学的领域里好好发挥,只是,人算不如天算,天算不如不要算,她们三人就时运不济下,如此就……变成了米虫。
  “不管怎么样,幼露找到了工作是件好事。”星倩吹了记口哨,笑着举高马克杯。“我们来举杯为幼露庆贺,希望幼露把好运带给我们,让我们也早日脱离米虫的行列!”
  “干杯!”幼露衷心为她的好友们祈祷。
  “干杯!”宝宁兴匆匆的加入行列。“脱离米虫!”
  幼露一直跟宝宁她们在一起,中间三人还一起回宝宁家睡了场午觉,又在宝宁家混了顿晚餐吃,混到晚上快九点才回家,自觉一天过得很充实。
  但一回到家,她就觉得家里的气氛不太对劲。
  她家在五层旧公寓的一楼,有个小院子,三房两厅,三个女人,一人一间房。
  主卧室以前本来是她爸妈的,现在则是她弟跟郁茜的房间,但她弟人在国外,所以是郁茜独享了整间附有小浴室的主卧房。
  没错,在她家,一向是郁茜最大,郁茜是女王,她说了算。
  至子她夏幼露,因为是米虫,所以没有说话的余地。
  可是今天,她一进门就看到母亲李春枝眉开眼笑又兴奋异常的看着她,好像有什么天大的好事发生般。
  她蓦然想到自己的手机中午就没电了,不知道老妈有没有狂叩她到很火大?现在是先礼后兵,等一下要给她好看吗?
  她心虚的走到客厅中央,看见郁茜坐在沙发里,铁青着俏脸,双手盘胸,没好气的瞪着她。
  郁茜是在生她的气吗?奇怪了,她有得罪她吗?还是她那个来,心情又被影响了?
  “妈,我回来了,那个……我在宝宁家吃过了……”
  “天啊!宝贝女儿,你总算回来了。”李春枝立即拉住女儿的手,慈爱的轻轻拍抚着。“我都听说了,你明天要去慕兰集团上班是不是?听说还是正式设计师的职位……”
  “妈,你怎么知道?”幼露愣住了。
  “太离谱了!实在是太离谱了”林郁茜忽地站了起来。“我们公司根本就不缺设计师。大姐,你是凭什么进我们公司当设计师的?”
  幼露被问得哑口无言。“呢呢……那个……你怎么知道?”
  “怎么知道?我怎么知道?”她气急败坏的说:“人事部公布的人事消息,夏幼露三个字跟你的名字一模一样!”
  “这样不是很好吗?”李春枝站在她们两个中间,笑吟吟的说:“幼露找到工作,也可以减轻你的负担啊。一个家啊,不能只有一个人赚钱,多点人去赚钱才会兴旺。”
  幼露微皱起了眉。她知道母亲有多现实,只要谁对这个家有贡献,她就会对谁好,对谁殷勤。
  她不怪母亲,是环境让母亲变现实的。老公死时孩子还小,母亲当然要现实点才能过活。
  不过,她并不知道郁茜会那么讨厌她找到工作。她还以为自己脱离了米虫的行列,郁茜会很高兴多一个人养家。
  “以后你们就在同家公司上班了,要互相照顾啊。知道吗?”李春枝自认很称职的扮演着一家之主的角色。
  “哼,谁要照顾谁啊?”林郁茜不屑一顾的回房去,还“砰”的一声甩上门,发泄她的不满。
  幼露看着她甩门,不禁摇头。“她到底是怎么了?”
  这个脾气阴晴不定的女人,真不知道幼军为什么会喜欢她?
  隔天,早餐时的气氛比昨天

Readme:第九书包网www.shubao90.com)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,无需注册即可下载,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!
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,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,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。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,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,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。版权声明: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,与本站立场无关,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联系管理员E-mail:admin@shubao27.com




0.0849